CDEC2020 搜索 导航菜单

鲲鹏凌云:华为计算生态加速突围

[摘要]“我们看好华为云的未来,小公司就想找个大腿抱抱,更利于生存发展。”一位在创业公司工作的华为云代理商告诉中国软件网。
“我们看好华为云的未来,小公司就想找个大腿抱抱,更利于生存发展。”一位在创业公司工作的华为云代理商告诉中国软件网。

据他介绍,公司是去年三月份开始与华为云合作,“刚开始做时,业绩不升反降,需要做三五个月之后才有所业绩。”后来,他们把以前的业务都停了,专心做华为云业务。据他透露,“去年差不多1000多万的总业绩。”

“还好我们做了华为云,不然现在该失业了,原来的业务经不起这次疫情。”这是一位华为云代理商的真实生存现状,据他介绍,像他这样级别的代理商不超过10个,“还有很多机会”。

而这,只是华为鲲鹏生态版图的一个缩影。

因为疫情影响,原本定于今年2月11日-12日在深圳举办的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Cloud),被推迟到了3月27-28日(本周五、周六)。本次大会将是Cloud&AI BG升级之后举办的首次大会。除了时间上的改变,本次大会还将依托华为云,首次采用线上直播的模式。

中国软件网认为,这将是鲲鹏生态针对开发者的一次成果验收。

一、华为的两大生态

外界一直有华为要靠Arm替代X86的流言。

对此,华为官方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实体清单,真实影响到了华为的智能计算业务。根据华为2019年的上半年业绩中ICT基础设施的生产与发货情况,由x86、鲲鹏、昇腾三大计算平台构成的智能计算业务下降了24%。另一方面,谷歌也暂停了对华为手机的GMS服务。

幸运的是,美国多次延长华为的临时许可,最新已延长至2020年5月15日,允许美国企业与华为展开业务,给了华为一个缓冲期。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华为抓住机会,展开了两大生态建设,加速突围。

据中国软件网了解,华为整体围绕两大生态建设,第一是以消费者业务为核心的智能终端生态,围绕鸿蒙操作系统,以及今年1月份发布的HMS Core4.0打造。鸿蒙OS主要应用在物联网、汽车等领域,手机暂时未搭载;HMS是应对谷歌暂停华为手机在海外使用GMS的替代方案,长远来看,是探索HMS构建生态,实现对谷歌OS+GMS系统与服务全面替代的可能性。

另外一个,就是华为针对计算产业打造的鲲鹏生态。

早在2019年1月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鲲鹏920处理器首次公开亮相,基于ARM架构。鲲鹏920处理器已取得ARMv8架构永久授权,采用业内顶级的7nm制造工艺,由华为自主研发设计,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

同年9月,在第四届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联合绿色计算产业联盟、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安谋科技(中国)、IDC以及产业伙伴共同发布了《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在美国“实体清单”的压力下,华为正式拉开建设“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大幕。

这距离鲲鹏920芯片发布,刚刚过去8个月;距离美国实体名单公布,仅仅过去4个月。

二、一云两翼双引擎

鲲鹏名字取自《逍遥游》。

从华为对产品的命名方式我们得知,华为很钟爱中国古代传说的名字,甚至已将山海经的神兽名字注册了个遍。

2019年的第四届华为全联接大会上,现任华为Cloud&AI BG总裁的侯金龙当时提出了“一云两翼双引擎“的鲲鹏计算产业布局:一云是华为云,两翼是智能计算业务、智能数据与存储业务,双引擎是指围绕“鲲鹏”与“昇腾”打造的两个基础芯片族,鲲鹏代表通用算力,昇腾代表AI算力。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只有一朵云——华为云,华为云提供的云服务,现在称为鲲鹏云服务,属于鲲鹏生态之下。

华为直接将其计算产业命名为“鲲鹏计算产业”,似乎也暗示了“鲲鹏”在整个生态中的核心地位。鲲鹏生态包含了硬件、软件与云服务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除了美国的禁令,华为在国内的生态建设也困难重重。

中国的计算产业内部存在生态碎片化、条块化的挑战。硬件领域,行业整体利润低,硬件设计能力参差不齐,配套部件可获得性、兼容性存在短板。在基础软件领域,OS厂商适配多种CPU架构工作量大,而鲲鹏计算平台还处于起步阶段,缺少核心系统应用。

在行业应用领域,应用多、堆栈深、区域性强,软件组件依赖关系复杂;用基于传统计算架构的行业标准来评估新计算架构,制约行业应用往新计算架构迁移;应用软件迁移到新计算平台带来的额外成本与带来的市场收入不成比例。

“中国的软件行业一直有一个比较恶劣的发展环境。”东北证券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安永平表示,“中国软件行业长期存在的弊病,在商业模式上不是很尊重知识产权。”

然而,经历过中兴、华为事件之后,国产基础软硬件的发展,包括操作系统、中间件、Bios、办公软件等,重新感受到了发展的紧迫性。有“危”就有“机”,鲲鹏生态就是在这样“内忧外患”的道路上出发了。

可以说,鲲鹏生态的发展历程,折射出国产基础设施发展的缩影,也背负着国产自主化的使命。

三、鲲鹏生态初长成

今年3月份,针对鲲鹏云服务,华为云开启了一系列鲲鹏专场在线直播课程,为3月27日的开发者大会预热。

一位运维转开发的企业员工,已经连续参加了好几期,他告诉中国软件网:“我觉得华为有创新的技术和大量的技术交流,会给开发者很好的知识补充。”

实际上,除了开发者之外,鲲鹏生态已经陆续在企业、产业、行业应用等几个领域收获成果了。

2019年,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在全联接大会上表示,过去四年华为的“沃土计划”吸引了超过130万个开发者和14000家ISV,并正式发布沃土计划2.0。

“鲲鹏凌云伙伴计划”在2019年7月23日由华为云提出,提供鲲鹏云服务和解决方案。截至2020年2月底,华为云鲲鹏凌云计划共有800+伙伴加入,覆盖超算/人工智能、行业软件、自主可控、SaaS、智慧城市/安防、工业互联网等。

硬件厂商基于开放的服务器主板和PC主板发展自有品牌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软件厂商则基于华为open Euler的开源OS以及配套的数据库、中间件等平台软件发展应用软件和服务。

华为还特别重视与地方政府和高校的合作。

2019年以来,鲲鹏计算产业峰会在多省召开,并成立相关鲲鹏产业生态联盟及鲲鹏生态创新中心。

一位陕西鲲鹏生态创新中心的高级客户经理告诉中国软件网,他们目前已经完成了50+企业的合作,在谈的还有200多家。

“我们主要帮助企业完成从X86到鲲鹏的迁移,并进行适配和认证。”当被问到跨架构的迁移会遇到什么问题时,这位客户经理表示:“基本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因为华为也会提供技术支持。整个过程大概需要30天。”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2月20日,鲲鹏计算产业联盟及鲲鹏产业生态创新中心已经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及吉林、山东、山西、陕西、甘肃、浙江、江苏、河南、安徽、湖北、湖南、福建、四川、海南、广西共15个省份落地。

鲲鹏计算产业联盟成立情况(截至2020年1月,不完全统计)

四、鲲鹏生态合纵连横

根据东北证券报告,中国软件网整理了鲲鹏生态产业链的三大领域:核心产品、鲲鹏整机与行业渠道推广和其他重要合作伙伴。

国产操作系统是鲲鹏生态的核心领域。

中标软件很早就与华为展开了合作。2016年起,中标软件开始适配华为TaiShan2180 ARM服务器整机;2018年12月,发布面向华为TaiShan服务器整机的中标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软件(ARM64版)V7.0;2019年8月,中标麒麟高级服务器操作系统与华为GaussDB数据库完成兼容性互认证测试。

中标软件副总裁李震宁告诉中国软件网,两年中,中标软件与华为共同完成了技术研发、产品化和适配调优等工作,并实现了批量部署应用,客户包括航天科工系统、南方电网和多地方政府云平台等。

“合作过程中肯定遇到技术困难,”李震宁透露,“双方团队合力攻克了包括驱动、加载速度等多个层面的技术难题。这些问题很多属于软硬件结合,还是给我们制造了一些困难。这些年前后解决的技术问题已经有上千了。”

操作系统、软硬件之上,就是应用。有了应用,生态才会更健康。

近期,华为云官方公布了鲲鹏云服务的三大典型案例,用友就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2年,用友就开始与华为在硬件和渠道领域建立合作关系,主要服务大型企业客户。2019年,双方开启“全栈式”合作,华为深耕底层计算和基础软件,用友构建应用软件生态。用友也是华为“鲲鹏凌云计划”首批合作伙伴之一。

“我们的主流产品,面向大型集团企业的用友NCCloud、云ERP产品U8Cloud都已完成鲲鹏的测试和认证。”用友战略伙伴推进部总经理赵亚顺告诉中国软件网,“面向大中型企业的服务产品,基本上都从阿里云或其他云迁移到了华为云上。”

谈及未来,赵亚顺表示,未来用友会与华为在数字化、国产化和全球化展开深度合作。

当鲲鹏生态越来越成熟,能否对X86发起“挑战”?这是很多人都关注的问题。

说挑战或许并不准确。在李震宁看来,ARM并非直接对x86进行挑战,而是面向不同的细分市场。“无论是从系统的健壮性和安全性,以及对新兴技术平台和架构支持上,ARM都表现出非常好的一面。但同时,应用生态不丰富,也在某种程度上制约其进一步发展。”

赵亚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未来传统的X86生态和ARM生态两个体系会并行,给客户不同的选择。现在的机会非常大,市场也出来了。”

据东北证券测算,到2023年,假设鲲鹏PC和鲲鹏架构服务器的市场占有率分别能达到25%和50%,那么鲲鹏PC硬件市场空间约为800亿元,鲲鹏服务器硬件市场空间约为961亿元,鲲鹏产业链整体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当然,这个假设的“不确定性是较大的”,安永平这样告诉中国软件网。

不管结果如何,随着信息产业成为全球力量交锋的重心,以国产化核心芯片与基础软件为代表的核心底层技术不断得到更多重视,华为的鲲鹏生态都在驱动行业向市场化引导发展,逐渐填补中国基础软硬件领域的空白。

就像李震宁对中国软件网说的:“面向未来,我们对其发展充满信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