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EC2020 搜索 导航菜单

谷歌云13年恍若一梦,生态缺失“教训沉痛”

[摘要]13年恍若一梦。2006年8月9日,谷歌首次提出云计算(Cloud Computing)的概念。
 

13年恍若一梦。2006年8月9日,谷歌首次提出云计算(Cloud Computing)的概念。

当时是在美国圣何塞搜索引擎大会(SES San Jose 2006)上,谷歌时任CEO Eric Schmidt在业界首次提出“云计算”,促成了目前如火如荼的第三次互联网革命。

殊不知,竞争对手亚马逊于2006年火速抢先一步推出云平台,震惊全世界。直到两年后,2008年谷歌才推出云服务App Engine。

2016年,谷歌才进入全球云计算前五的行列,而这个时间点距离Eric提出云计算概念过去了整整十年。

当下在公有云市场,AWS稳居第一,谷歌云Google Cloud一度居于第二。但是在2018年,微软Azure超过谷歌云居第二。

在2019年,变局触目惊心,谁也未曾预料——阿里云超过谷歌云,全球排名第三。谷歌云从与AWS齐头并进,到不断被超越,网传谷歌甚至一度想退出云计算市场。究竟发生了什么?2019年12月19日,谷歌集团总部出人意料地为云计算部门谷歌云Google Cloud设定了一个“新”目标,即在2023年之前击败其竞争对手微软Azure和亚马逊云服务AWS。

最近传出消息,谷歌云可能以2500亿美元收购Salesforce,以提高它在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力。高速增长的云计算产业将使得谷歌不得不付出较高溢价收购,若收购成功将直接冲击AWS和微软在全球云计算的地位。

现在,云计算在全球IT基础设施中占比超过50%,并彻底改变IT基础设施产业的格局,IT基础设施也在2019年迎来“上云”拐点,All in Cloud。在此时间点,谷歌云想利用3年时间超越AWS、微软和阿里云,这一蓝图能否实现?谷歌云发展有哪些“结”需要解开呢?

与搜索捆绑前行,还是转型快马加鞭?

根据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年度数据来看,2018年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IaasS、PaaS、托管私有云)份额中,亚马逊和微软两家各占据34%和15%的市场份额,而谷歌云只分得7%的市场份额。

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新数据显示,2019年Q3,亚马逊的全球市场份额一直稳定在40%左右,而微软、谷歌云和阿里云的市场份额都在稳步增长。紧随其后的是Salesforce、IBM、Oracle、腾讯等公司。

谷歌在All in Cloud的时间点提出2023年之前击败其竞争对手微软Azure和AWS的“小目标”,是有深层次的考虑的,可能是自身业务转型压力下的一个主要举措。

在云服务发展中,与母公司传统优势主业捆绑是一个最讨巧的策略。

微软可以将其云服务与Office 365和Windows 10捆绑在一起,给云用户带来新的竞争优势。

阿里云新零售如日中天,中台迅速占领新零售数字化市场。腾讯云发展中有数不清的游戏用户。京东云则大大方方的发展电商云服务。

AWS云计算业务虽然让人们开始不再关心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业务,但是AWS云计算业务依然可以利用其先行者的优势和“同类最佳”的声誉来赢得企业客户。

那么,对谷歌云而言,云服务与谷歌的核心竞争力——在线搜索、数字广告、Web浏览器和移动操作系统安卓等核心业务捆绑,会增强其云服务的吸引力,还是会成为云服务发展的绊脚石?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的大部分收入依然来自谷歌的针对性广告,这些广告是使用数据挖掘算法制作的。这种商业模式引起了人们对谷歌云交易的关注,当这些交易涉及银行或医疗保健等重视隐私的行业时,尤其容易引发用户的疑虑。

这些疑虑可能导致企业客户选择使用亚马逊和微软云服务,而亚马逊和微软仅从广告中获得很小比例的收入。

谷歌云在其云服务中也尝试过与谷歌主业结合。谷歌云的前任CEO、VMware的联合创始人Diane Greene在三年任期中试图将谷歌的云服务与该公司的其他产品捆绑在一起。有信息称该策略导致谷歌云与谷歌其他部门负责人发生冲突,且未能赢得主要客户。

因此,Diane Greene于2019年初辞职。

而谷歌传统主业面临的压力才是谷歌云提出“小目标”的根本原因。

在2019年Q3,一向高调的谷歌却并未交出一份令华尔街满意的成绩单。据其母公司Alphabet发布的Q3财报显示,Alphabet净利润同比下滑23%,远远低于市场预期。

在搜索端和移动操作系统方面占据绝对性市场的谷歌正面临着全球很多地区的反垄断调查和侵犯用户隐私的指控。

近几年,靠用户数据为生的谷歌因从不认真解决侵犯用户隐私问题而一直未走出被监管机构审查、罚款的漩涡。

2017年1月至2018年底,谷歌给安卓设备消费者提供的说明刻意隐瞒了一项实事,即消费者必须同时关闭设备上的两个选项才能阻止谷歌收集消费者的位置信息。此举致使谷歌可以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消费者的意愿获取消费者位置信息。

谷歌已成为欧盟反垄断委员会罚款名单上的常客。因为存在垄断竞争行为,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谷歌收到了欧盟反垄断委员会开出的三张天价罚单,累计金额高达80多亿欧元。

2019年9月,谷歌在美国遭到了50位总检察长的围攻,将对Google公司“潜在的垄断行为”展开调查。

谷歌赖以生存的广告业务也遭到了竞争对手的蚕食,以Snap、Pinterest、亚马逊为主的广告市场挑战者正在蚕食Google和Facebook这两大寡头在网络广告市场的统治地位。

面对这样的压力与挑战,谷歌不得不面对心广告业务增速放缓,甚至被竞争对手蚕食的挑战,不得不面对自身业务转型的压力。

但是,作为转型先锋的云计算业务增长不但不及劲敌微软和亚马逊,甚至在全球公有云市场竞争越发激烈的当下和未来,谷歌云业务面临的压力也将有增无减。

2019年谷歌任命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为谷歌云新任CEO。如今,库里安更进一步,吹响了谷歌云市场进攻的号角,云计算部门要在2023年之前跃居世界云计算市场TOP 1。

工程师文化:引发营销与生态缺失?

托马斯·库里安上任后采取的几大措施,如增加销售团队、加大合作伙伴政策的力度等,都是试图改变谷歌工程师文化所造成的营销与生态缺失的短版。

谷歌云CEO 托马斯·库里安

谷歌一直是一个工程师文化为主的技术导向型公司,谷歌云业务部门更愿意探讨产品和技术发展,而不是如何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

源于谷歌自身的工程师文化特点,谷歌云在技术和产品发展上是领先竞争对手的,包括AWS。作为虚拟化技术先驱,谷歌云前CEO Diane Greene就曾也曾明确表示,谷歌的云技术优于亚马逊。

谷歌云在行业内率先倡导了“Cloud(云计算)”、“AI(人工智能)”、“ML(机器学习)”融合,提出“Cloud AI & ML”,无论是神秘的谷歌X实验室、人工智能Deepmind,还是无人驾驶汽车项目Waymo,都离不开它。2016年,谷歌云提出的这些发展思路被认为是超越了用户的需求,但是现在看来,公有云企业哪一家不提不提AI和大数据融合呢?

在对待开源软件的发展上,谷歌云也走在行业全面。谷歌云中的许多工具都由其他初创公司开发并作为开源提供,这意味着所有开发者都可以免费使用、下载、修改甚至出售。一直以来,谷歌云采取与开源社区合作的方式,而不是在自己的云平台中使用并出售开源技术。

从2018年开始,AWS 因在云平台重新打包和销售其他创业公司的开源软件而频繁被攻击,尽管AWS在努力引入自己的开源项目,但还是引发了不少创业公司的不满,比如 Redis Labs和Confluent,甚至通过改变开源许可的方式进行反击。

在All in Cloud时代,营销和生态发展成为扩大云服务市场占有率的核心一环。

在云计算发展了十年,进入到扩大规模的阶段时,谷歌云这种工程师文化依然优先考虑产品的自动化能力和快速易用特点,而不是与商业买家和用户进行沟通对话,有可能会导致产品与客户需求严重脱节。

虽然Diane Greene在位的三年中,亲自担任销售职位,为谷歌云建立了统一的业务线,签约了Spotify和Snap等大客户,并将销售、营销、Google Cloud Platform和 G Suite都整合到Google Cloud之下,但是Greene仍难以改变谷歌的DNA,难以带来强势的市场开拓能力。

谷歌云在发展合作伙伴方面也”落后”了。虽然目前谷歌在云生态系统中估计有13,000个合作伙伴,但仅在2017年,AWS就增加了10,000个新合作伙伴,并拥有超过100,000个认证的合作伙伴。

Azure的优势在于其生态系统,以及微软庞大的企业客户群。微软Azure在2019年早些时候透露,它拥有超过68,000个合作伙伴。该公司已经证明,通过利用合作伙伴网络,微软可以构建云业务以挑战AWS,并远远领先于谷歌云

云服务不再是技术,而是生意。针对营销的缺少,谷歌云新CEO托马斯·库里安表示,谷歌云将大幅扩展销售团队,并培训针对传统行业如零售、制造、汽车、金融等的知识,增加更多“行业语言”,以便向零售或金融等垂直行业销售,特别是与成熟的老牌公司合作。此外,客户支持团队也在扩展计划之中,将承担修复客户对该平台的重大投诉等工作。

建立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是谷歌云增强其云市场能力又一个新举措。托马斯·库里安说:“谷歌已经建立了许多重要的合作伙伴关系,最著名的包括思科、Nutanix和Pivotal,以帮助快速进入企业服务领域。”

谷歌云的合作伙伴团队现在比2016年大10倍,同时谷歌还增加了对培训渠道提供商的投资。此外,最近有迹象表明,该公司正在更积极地扩展其全球培训渠道。

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云计算领域的马太效应未来会更加明显。机不可失,时不待我,谷歌云会走向哪个方向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